贝雷帽

一个已入歌仙沼的青废
日常镇魂不足
破画画的
kaikai帅到模糊
好像是only冰
稍微的孩厨
欢迎来找我玩!

想不通。
都市的夜生活总是光华流转的。
想不通。
白衣看着吧台对面恍惚的人影。
……想不通。
那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本分人,颈上环着黑色颈圈,让胸前大开的v领。那人一手拎酒杯,一手搭在女郎的肩上,感觉是在说着情话,女郎的眼底含波。
……为什么。
白衣不想再思考,把钱放在吧台上,自顾自走了,出了门也没回头。

自从进了实验室,就似乎与其他同期生隔绝了,虽然这对白衣没什么影响,但代表了他几乎是无的人际关系。
从酒吧出来,白衣也没地方去,便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。
开门,开灯,白衣这才发现手机落在了鞋柜上,他看向屏幕,那里显示一个未接电话。
是自己的学弟兼学生打来的。
他一边进门一边打开留言。
“啊——老师,你好像不是一个不会接电话的人啊……先不说这个,明天有教授来参观我们的实验室,你最好早点到,我们几个应付不来,要记得哦!就这样!”
没大没小。白衣想。
懒得回电,白衣把电话丢在沙发上,他打算洗洗睡了,尽管他并不想去应付参观,但是早起还是必要的。
面对浴室宽大的镜子,白衣眼底突兀地出现一抹红。
手腕内测有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……是在酒吧里蹭到的吗。
唇印其实并不鲜明,并且有剐蹭痕迹。但是在印皮肤上的红色,让白衣感到十分扎眼。
忍受着不适,白衣快速洗掉了唇印。

本来说是上午开始,愣是拖到黄昏才草草结束的参观令人烦闷,同时还有疲累。
“老师!等等我!”
白衣停下回头看着自己的学弟。“一起去吃饭吗老师?”学院问到。
“……不去,没什么食欲。”
“你就没有一次不这样说的……不去就不去。”
学院跑开一半又补一句:“晚饭还是要吃的,身体重要。”
“好好——”
白衣挥挥手。

白衣又来到了酒吧。
不出意料的,他又看见了那人。
他不认识那人,却觉得莫名熟悉。
想不通。
随便点了一杯酒,白衣在那人对面吧台前坐下。
那人一开始一个人喝着酒,马上就有衣着光鲜的女郎过去搭话,那人也笑着回应,两边不一会便聊上了。
这些都映在白衣眼里。
想不通。
……
时间有点晚了,白衣买了单,准备回家。
“等等呀,你要去哪里?”
耳边响起那人的声音。
白衣回头,手同时也被牵住。
白衣抬眼看向前方。
牵住自己手腕的,正是刚刚那女郎。

……想不通啊。
有罪想。

评论(6)

热度(20)